微信给运营商带来上的恐惧是前所未有的

微信的出现,动了运营商的奶酪。于是,微信收费成为当下热门话题。这场利益纷争对于商业或社会而言,终究意味着什么?答案似乎明朗。这样的争论同样引导着两种不同的商业价值观,是鼓励技术创新,还是支持行业垄断。当技术

微信的出现,动了运营商的奶酪。于是,微信收费成为当下热门话题。这场利益纷争对于商业或社会而言,终究意味着什么?答案似乎明朗。这样的争论同样引导着两种不同的商业价值观,是鼓励技术创新,还是支持行业垄断。当技术创新遭遇国有企业时,作为“裁判员”的相关主管部门如何决策?启动市场的淘汰机制,还是一定程度上去鼓励围剿扼杀创新?

微信面临的挑战

微信热背后原因是,移动互联网正在改变着这个世界。用中泽嘉盟投资基金董事长吴鹰的话说,它解决了互联网的三个不确定性。移动互联网是手机和移动终端用户结合在一起,人、地点和时间可以确定。“这些确定后,需求就确定了。”吴鹰说道。根据GSA的数据,到2012年末,全球正在使用的手机和各种移动设备的总数会达到68亿部,已经相当于全球人口的总数。从应用下载量来看,2012年全球是600亿次,2017年会达到1100亿次。这是无法想象的市场。

博鳌亚洲论坛12年里,只有微信这个产品会在这个半官方会场上受到如此多的关注。想想看,形形色色的公司为了将自己的产品塞进博鳌,向非营利机构博鳌亚洲论坛频频示好,比如说,同样来自腾讯的腾讯微博,每天都辛苦地滚动新闻,来介绍来自各方的资讯。可有多少人记得它们呢?

十多年前,博鳌亚洲论坛由菲律宾前总统拉莫斯、澳大利亚前总理霍克及日本前首相细川护熙发起,至今,博鳌论坛已经成为亚洲以及其他大洲有关国家政府、工商界和学术界领袖高层次对话平台。它一直是推动亚洲国家实现发展目标的一个政治舞台。在这个宏大目标之下,任何一款产品之于博鳌都是配角,可今年微信却很抢眼。

刘炽平是今年博鳌论坛移动互联网领域的重要嘉宾,这位年轻的腾讯总裁如今头上顶着一个巨大的问号,“微信会不会收费”?对于这个问题,中国移动战略决策咨询委员会主任王建宙亦躲无可躲。他说道:“今年博鳌亚洲论坛的人都在问我,微信要不要收费。”王建宙已经退休一年了,他极少谈及与中国三大运营商有关的事。他认为这是职业操守。可在博鳌亚洲论坛分论坛——移动互联:热点中的“冷”思考,分处两大阵营的二位不得不首度公开对话。两人在嘉宾室对谈照片的转发量远远超过你所知晓的那些政要图片的转发量。

如果这些还无法说明微信在博鳌到底有多热,再看一例。针对微信收费与否,在博鳌论坛现场还有一份3000多人参与的调查问卷。问卷数据显示,9.8%的人投票支持“运营商向腾讯收费”;71%的人反对收费,他们认为“就算微信对消费者免费也不应该向腾讯收费”;最后,认为“只要我自己不出钱,收不收钱跟我没关系”的人占据了19%。在博鳌论坛,上千人参与一款产品的商业调查,这恐怕还是头一回。王原本是中移动的董事长,中移动是微信上游公司兼潜在竞争对手,王建宙有发言权。可韩颖就不一样了,总有陌生人“逼问”这位中国VIVA无线新媒体创始人兼CEO,他回复道,“这个话题真的跟我没什么直接关系,真的。”即便在能源企业汉能控股集团的博鳌新闻发布会上,都会将微信收费和尚德破产并列提及。

饼大并不意味着谁都可以分一块。微信让运营商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如你所知,微信号正在逐渐取代电话号码。这意味着,运营商离管道商的角色越来越近,未来只充当类似高速公路的“修路工”,运营商不甘心。攻击来自恐惧。运营商认为:微信以很少的流量占用了大量的信令通道。通信网络中,信道类似于马路,信令是马路上的指令,类似汽车行驶中的并线打灯。如果很多车同时并线打灯,势必影响整条路的通行速度。而并线打灯会带来网络心跳,这会引起的网络负担加重,运营商称其为OTT服务。事实是,今年2月底,王建宙去巴塞罗那参加全球移动通信大会,全球运营商都在谈这个问题。“关于OTT的提供商是否应该分摊移动通信运营商的网络成本的问题,我不夸大地说,这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王说道,“OTT带来了流量的爆炸,但我们收取了流量费没有办法弥补这种支出。”世界难题在中国如何解决,王不说,这是他退休后要保持缄默的话题。

腾讯并不示弱。刘炽平说,微信在“心跳”方面已经做了许多优化,相比Facebook、MSN等占用网络资源的“大户”,微信的“心跳”频率已经只有前两者的1/4。言外之意,不是我的错,是你不行。吴鹰曾和电信运营商打过许多回交道,他又投资过许多互联网公司。对于微信是否收费,他如此表达看法:“运营商不会犯公安部交通局犯的错误,黄灯过线罚钱。因为这个是不可能执行的,那么多人反对。”吴鹰说道,“该不该收费,一大堆理由。我个人认为不会来收费的。”接着,他明显在缓和紧张气氛,说道,工信部是聪明的,运营商是聪明的,党和政府最聪明。上句话的另一种解读是,无论是腾讯还是终端用户,在微信这个链条上,都是弱者。过往的较量终是一场“零和博弈”,最后的买单人还是消费者。“其实不能光讨论电信运营商怎么样,OTT服务商怎么样,我们还要讨论另一个方面,就是我们最终用户,也就是说我们广大的消费者。这一点我觉得在今天特别重要,只有各方的利益都兼顾了,这才是符合客观的经济规律。”王建宙说道。

腾讯总裁刘炽平说,目前在全球市场里,没有任何国家使用微信这类业务还需要支付额外费用,因为用户已经为基础流量付过费了。国外Whatsapp、Skype等聊天软件,都未向运营商额外交费。刘炽平认为,微信占用信令的问题可以解决,在3G乃至今后的4G网络上,整个网络的设计会更有弹性。微信收费成为热门话题,对于商业或社会而言,终究意味着什么?答案似乎明朗。这样的争论同样引导着两种不同的商业价值观,是鼓励技术创新,还是支持行业垄断。当技术创新遭遇国有企业时,作为“裁判员”的相关主管部门如何决策?启动市场的淘汰机制,还是一定程度上去鼓励围剿扼杀创新?而上述这些问号,只有在一个跨政界、商界、学界的平台才可能进行立体式讨论,想想看,除了博鳌亚洲论坛还有第二个选择吗?对于微信收费的争论主导了两种不同的商业价值观,是鼓励技术创新,还是支持行业垄断!微信收费问题可能只有在一个跨政界、商界、学界的平台才可能进行进行充分讨论

本文由微信查询网www.wechatcha.com编辑转载整理发布,取材于网络,仅供参考!

已有 人在线留言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