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红包上的社交

微信支付在微信红包出现之前,其主要功能还停留在金融支付工具上。微信红包平台的推出,可以不知道你的银行卡号,在对话框就能完成转账功能,将传统型交易便捷化,从而可以刺激用户之间的交易。而同支付宝相比,又可以不必

微信支付在微信红包出现之前,其主要功能还停留在金融支付工具上。微信红包平台的推出,可以不知道你的银行卡号,在对话框就能完成转账功能,将传统型交易便捷化,从而可以刺激用户之间的交易。而同支付宝相比,又可以不必以商品为中介,在社交账户上就完成迅速转账或者支付,无疑扩大了在线支付的想象空间。

微信红包

所以,微信红包的作用不仅在用户社交上,而在于它是一项传播功能。微信这大社交产品,每天要平均消耗掉一个人20%的时间。 当上亿微信活跃用户如同进行病毒式传播时,它的日发送可以达到数十亿次。如果我们将“红包”视为一种传播介质,那么其峰值时的转化效果是惊人的。

2014年微信红包通过熟人小圈子社交、顺应移动支付的趋势,顺利切入到移动支付市场,抢了支付宝一大块蛋糕。

微信红包的一大优势是自带传播,即用户会主动或被动地去邀请更多用户参与到游戏之中。红包起始于强关系,但随后却在弱关系上大显身手,充当了建立和维持社交圈子的催化剂。从支付角度看,互联网红包属于移动支付产品。收发红包,表面上看,是将特定或随机金额划拨给他人,但其战略意义则在于,通过社交消费,扩大移动支付场景,为移动支付的全面应用奠定基础。

此前,支付宝钱包已经涵盖餐饮、零售等线下支付场景。打开微信个人钱包,付款、零钱、银行卡三大功能赫然在目;在腾讯服务项下有转账、手机充值、理财通、Q币充值、生活缴费、城市服务、信用卡还款、微信红包、AA收款、腾讯公益等服务;在第三方服务项下,则有火车票机票、电影票、吃喝玩乐等服务,几乎包揽了生活消费服务的方方面面。在此情势下,微信支付推出红包功能,打破了支付宝的绝对垄断态势,改变了中国移动支付的市场格局。

微信红包用户将其当做一种游戏来参与。微信红包构思巧妙,让用户能够以非常愉悦、非常轻松的心态体验移动支付。有了红包之后都是好友帮好友,利用社交链极大地普及了移动支付。而一旦形成海量的体验过移动支付的用户群,后面让其体验更多的移动支付业务就顺理成章了。作为一种游戏设计,抢红包是一个类似于博彩的随机性反馈,很容易让用户身陷其中欲罢不能。这种欲罢不能并不因为红包数额的高低而改变。事实上,在现实生活的社交情境中,人们有着约定俗成的礼金门槛,与微信红包的低门槛迥然有异。这表明,人们争抢微信红包的原因更多出于社交愉悦而不是传统的人情往来。

随着微信的普及化,它渐渐由关注者相对固定、认识时间较长的熟人社区向基于共同兴趣或带有共同目的的陌生人社群转化。由于人在社交平台上的活动,不仅社交被改写了——无红包不社交,金钱也被改写了——无社交不红包。可见,互联网红包已经发展成为人际互动和情感沟通的新媒介,其社交意义得到强化,金额反倒退居其次。

红包的文化土壤,虚拟社会建构于现实社会的基础之上,微信红包大行其道,一个重要原因是它把中国根深蒂固的礼俗搬到了移动互联网上。

其次,移动社交在维护既有关系的同时,更扮演拓展关系的角色。当熟人社会开始慢慢变成半熟人社会或陌生人社会,礼物活动中的表达性有所下降而工具性缓慢上升。微信红包日益成为一种资源和一种社会交换的媒介,虽然仍旧以“人情”的面目出现,但在特定的情境中,更多的是理性的计算。

微信红包的产品迭代与创新:红包照片,互动性做得更好,以高质量图片带动高质量的互动。虽然按照目前形式,这个功能貌似被用户忽略了。但两年多来,微信红包已经变成了一个微信内容类别,即文字、语音、表情之外的又一种沟通方式。在众多的微信群中,流传着一句话:“能用红包解决的事情就用红包解决”,这当然是玩笑话,但红包的确发挥了其他沟通方式无法实现的作用,并衍生出更多的玩法。

关于微信的内容仍然在探索之中,或许颠覆性的平台级产品就在此间诞生。大家也可以了解下最红微信红包系统设计分享

已有 人在线留言咨询